恶犬蛋皮

everything of my life

我做我的事,闭嘴

盯着“晚安”两个字,我把屏幕按掉,又打开。别人和你说的感同身受未必就是感同身受,每个人的遭遇都各有千秋。
我好累。
实训很累,背书很累,身体很累,心里很累。
大家都说自己累。可是每个人的累还是会不同的。
我分享我的成果的时候,亲人会说这是新作品吗?真棒! 而其他人呢,很多时候就算不是光明正大说,也是拐弯抹角问,这个有用吗,这个东西行不行啊。
这都不关你事。
我做我的东西,我完成我的作业,你不是老师,也不是我小组成员,它性能是什么,能不能实用,和你屁大的关系都没有。
我分享给你,是我分享我完成的喜悦。不是来听外行人说教的。我展示给老师,才是听点评,听说教。你不懂我为什么要做,那你怎么懂我的东西有没有用?
提建议跟否定永远是两回事。

评论

© 恶犬蛋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