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犬蛋皮

everything of my life

六年过去了
不到今天我也不可能想到第七年我们能心平气和坐下来面对面,一个做试卷一个做海报

因为曾经不谙世事,曾经喜欢得像疯了一样
太早想知道什么是爱情所以特别难为情
一头撞进短暂的感情里,举步维艰
后来决定放下的时候发现其实早就放下了
那几年发誓永远不要再联系
直到又被下一个人伤害

我说,我早就原谅你了

毕竟那时候没有人知道爱是什么样的,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能成为朋友也是必然
也许当时只是不知道应该是朋友还是恋人,又觉得特别刺激罢了

我敢说我爱过
我也敢说不会再喜欢他

让他看到我真的很幸福
这是最后幼稚的胜负

评论
热度(1)

© 恶犬蛋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