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犬蛋皮

everything of my life

事實上我認為很難遇到這樣忠實的朋友 真正的忠實在她身上體現得很徹底 沒有人會想失去這樣的她 我甚至後悔拒絕了她那時說想親親我的臉 不該拒絕那樣對我表示的喜歡 她認為我是一個別扭的人 的確對自己而言我也是別扭的啊
而我多想她可以回來抱抱我 或者拉拉我的手
“為什麼你那麽像小朋友”她問
“因為我喜歡這樣”
她是因為我像小朋友所以像對待小孩一樣對待我嗎
也許是 也許不是 但永遠不會有答案
有十年的朋友 有要好的朋友 都是忠實的
她卻是特別 特別地對我好
沒人可以對她要求更多 作為朋友她做得足夠好
我不知道我會想念她多久 可能以後一些碎片般的日子我會想起她 在我忙碌於生活或者生存的時候
但她會陪著我 在我心裡像以前一樣
此刻我多想念她

评论

© 恶犬蛋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