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犬蛋皮

everything of my life

对你掏心掏肺的朋友才会在难过得止不住眼泪的时候给你打电话
尽管她知道你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她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告诉她,没事还有我在

想让她像以前那样快乐
听到她忍着要崩溃的声音哽咽
自己也感同身受
因为改变不了这个状态所以更难过
天知道我一下公车接到这个电话有多害怕
“怎么了,还能说话吗,我很担心你”
下意识
本来就是一个有脾气的孩子
甚至有时比我任性得多

想起我对我妈妈说
身体上的难受不会比精神上的难受要痛苦

现在的她精神上很难受
我却不能为她做什么

很想,很想让她回到我身边
至少这样她的不安,她家人的不安,我的不安
都能最大程度下降
But we can't.

有些人说,在难过的时候才来找自己的不是真正的朋友
但是他们大概没有想过,那个朋友也许认为你是能够疗伤的人
你很重要

不在近旁的人,各自安好

评论

© 恶犬蛋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