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犬蛋皮

everything of my life

▼關於“難受”
▼關於擁抱
▼關於被忽視的內心

他用鉛筆在五線譜上寫下大大的“難受”
又用橡皮擦掉了
印痕很深
看著心裡堵
於是他撕開,再撕開
一堆碎紙屑

崔勝鉉盯著空無一字的歌詞本,開始小聲念以前的rap詞,腦袋和歌詞本那樣空白

難受是什麼感覺呢?

心裡有點塞

如果說謊言讓人憤怒、難過
那麽不確定的事情反而讓人焦慮得不知所措
“不要想太多”他低聲對自己說
因為權誌龍他啊,什麼都沒對自己解釋

崔勝鉉把歌詞本合上
無法不想起權誌龍和水原希子到牛腸店吃東西的這件事
以及雜誌上趁機細數了這兩人的“往事”
嘖,往事

他們在日本吃壽司的時候,水原連面都沒露過呢
現在?
他崔勝鉉,已經連續幾天沒和權誌龍說過話了
竹馬小分隊與各種忙碌行程,他根本無力去打擾。對,他已經有點多餘了,是這樣吧。

“讓世界忘記我,我也仍然存在著”
在歌詞本上面寫了幾小時裏唯一一句

“Hiong”
聽到這個聲音他沒有擡頭
啊崔勝鉉你都出現幻聽了吧,他想
然後他被人從背後抱住了
細細的手臂,手指上的刺青
以及隨後頸間的鼻息
“誌龍啊……”可他說不出話,他該說什麽?什麼都不該問吧!

背後的人答應著,等著他說話
然而他無法開口問,什麼都不敢問
“我難受”最後他說

哥難受啊……抱著你的話,你就好點了嗎

可惡。

哥,你是不是不知道,我只喜歡你

太可惡。

還問個屁啊。
該死的權誌龍,見面就能知道他的心裡想什麼嗎?
連續很多天,他明明隱藏地很好,其他人都沒發現

那就算了吧

哥還難受嗎
有點
好吧

權誌龍在他身邊坐下,兩個人都不說話

陪伴是沈默的愛


评论
热度(4)

© 恶犬蛋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