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犬蛋皮

everything of my life

深夜看文不是一个好习惯

有时候会不由自主地流眼泪

并不是难过也没有不高兴

只是随之无目的地哭着

该庆幸自己还会哭才对吧

坚强不是不哭

是在不能哭的场合不哭

仅此而已

想到那个让自己无法自拔的人

喜欢得要流泪

爱比喜欢要困难

沉默或直白

藏匿或凸显

都背负了有不同的无奈都要继续在一起的心情

如果能早点遇见,再早点遇见

可早一些的那不是我,也不是你,是别的人

那时的你我都还没有变成我们所爱着的样子

好像有点太晚了

在这个时候相遇

感情是种难以坚持的东西

因为不敢谈以后

所以敢于谈以前

然后立足在此时此刻

是不是对的人,是不是对的时间

无关紧要

是这时的我们

Had somebody to luv

评论
热度(1)

© 恶犬蛋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