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犬蛋皮

everything of my life

蛛网

联考前夜/阿爸突然给我打电话/他说这一次离别说不定这辈子再也见不到
请你吃饭啊,华南师范附近,考完过来

不啦,考完我爸妈也来了

对这个人,这个二十一岁的男人。我总是心疼他的年纪,他的经历。
陪他抽烟,聊一夜

说来就是同学间常开的玩笑,“帮我拎一下那个”,“我干嘛帮你啊又不是你爸”,  “爸!!!!”,“…”。

有时他真的很像爸爸,唠叨,担心我
有时他幼稚得要死,在我宿舍楼下等着,非逼我出去吃午饭,回来还说谢谢你陪我

能遇见几个这样的人呢

中考差几分考到重点高中,一个人去K记点十对鸡翅
高中因为受伤又停学一年
结果跟十七岁的我同届的二十一岁的他
跟我阿母初中就在一起了结果到广州没多久这段感情也断了
仓鼠丁仔的死
家里不愿意他以后经商

我听。我们抽着软双,坐在篮球场,画室楼下花圃,或别的什么地方。
心里苦。

他的房间养着蜘蛛,最多的时候有两百多只,都是爬虫爱好者们养殖的那些
他的感情也是,对谁都好,像蛛网。
也许对他来说,我也是只蜘蛛,在那段难熬的日子
我们在台风里
仍然织着网

评论

© 恶犬蛋皮 | Powered by LOFTER